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中國量子信息科學泰斗郭光燦院士談中國量子科學發展

來源:     作者:32所站點管理員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08日     瀏覽次數:         

  郭光燦簡介: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中國量子光學和量子信息科學的開拓者、先行者與奠基人。20世紀80年代,郭光燦率先將量子光學理論體系引入國內,并身體力行地推進相關研究和教育工作。20世紀90年代,郭光燦又率先將目光投向量子信息領域,在缺乏支持和經費的情況下努力開展相關的理論研究和實驗,承擔國家“973計劃”項目,謀篇布局,培養人才。在他的隊伍里,產生了潘建偉、杜江峰等五位院士。他對量子信息科學的執著、對國家科學發展大公無私的信念、對科學研究孜孜不倦的精神,終于使得量子信息科學在中國獲得了長足發展。

  近日,記錄講述郭光燦院士的回憶錄《郭光燦傳》全面上線。借此機會,我們也一起來回顧一些關于郭院士和量子信息的點點滴滴。

  對量子信息科學的執著追求

  ——連續四年申請973,終獲成功

  從20世紀80年代,郭光燦就開始研究量子光學,到2000年,用郭光燦自己的話說,他坐了15年的“冷板凳”,三次申請973項目均以失敗告終。

  1998年,國家實施973計劃,支持有重大應用前景的基礎研究。“我認為量子信息是最合適的,它將來會有量子計算機、量子密碼,我信心滿滿地遞交了申請書,可是申請書遞上去就沒了下文。”因為大部分的教授研究的都是經典信息,甚至還有一些科學家認為量子信息是“偽科學”。然而,面對量子信息這一大好機遇,郭光燦認為,他決不能讓自己和他的祖國錯過這一個機遇。

  1999年,在經歷了一次失敗之后,郭光燦第二次申請了國家的973項目,可那一次又失敗了。這時,郭光燦的科研經費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境地。他在中科院一筆5萬元的經費下度過了艱難的一年,并著手在中科大成立了量子重點實驗室。可以想象,初始的量子實驗室有多簡陋。“我的實驗室只有一臺386機器,一臺針式打印機,就這兩個設備。我的研究生們都是輪流用這臺386機器。”后來還有一個學生回憶說,當時他們都是排著隊用設備的,誰到點了,就算沒算完也得下來輪到別人。

  2000年,郭光燦滿懷希望第三次申請973項目,結果還是失敗了。“只要有一點希望,我就會去做,盡管經歷了三年都不成功。出差一個人,到賓館一個人,做報告我一個人,一個人修改報告,那個時候確實感到比較孤獨。”郭光燦一邊要領導他的實驗小組完成論文,一邊又到處去申請經費,到處碰壁。但是他卻仍然很樂觀、堅強地去面對,他堅信自己一定會成功,堅信量子信息科學一定會被國人所接受。

  2001年,量子信息重點實驗室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實驗室沒有場地,學生們面臨著沒有辦法做實驗的窘境,這對于一個實驗室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下,郭光燦仍舊憑借自己不屈不撓的精神,多方周旋,為實驗室爭取來了場地,保住了實驗室。也正是在這一年,郭光燦第四次申請973項目,終于獲得了成功。這是國家首個在量子信息領域的973項目,他拿到了2500萬的科研經費。“我從1998年開始申請,每一年都失敗,屢戰屢敗,屢敗屢戰。”郭光燦說道。

  對國家科學發展的大公無私

  ——拿到千萬經費想到國家量子信息的未來

  申請到973項目后,郭光燦作為首席科學家,他不僅僅考慮自己的團隊,而是考慮國家量子信息未來的發展。

  “這么大一筆錢,也是國內第一個量子信息的973項目,我不能把這個錢全部用來發展我的個人團隊。”郭光燦說道。他認為,中國要在世界上和強國競爭,光靠一個團隊是肯定不行的,他必須團結國內所有的力量來壯大這個隊伍,全方位地發展量子信息科學。

  正是有了這樣的“大義”,郭光燦后來組建了最初的量子信息科學隊伍。時間證明,他是對的。從這個隊伍里,走出了5位院士,他們分別為郭光燦、彭堃墀、孫昌璞、潘建偉、杜江峰。他們分別是五位課題組長,先后被評為中科院院士。而后這個隊伍里的十多位年輕的學術骨,又被作為首席科學家承擔科技部973項目。

  時隔二十年,如今再看,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郭光燦主導的這個973項目的實施,是今天中國量子信息科技蓬勃發展,并在國際上占有一席之地獲得話語權的重要轉折點,也為中國量子信息科學書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對人才培養的孜孜不倦

  ——咱培養的“土博士”一點不比“洋博士”差

  幾十年如一日,郭光燦在自己的實驗室,在祖國大地上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這種代代傳承的科學精神也將引領著一代又一代的量子科學人才堅定地走下去。

  1998年,郭光燦在組織量子信息香山科學會議時,曾經書信邀請過“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錢學森先生擔任會議主持,還收到了錢學森的回信。盡管最后錢老因身體原因婉拒,但回信中的一字一句對于郭光燦來說,都是一種肯定與鼓勵,也激勵著他在量子信息推廣的道路上堅定前行。而郭光燦也將這樣一種力量傳承了下去。

  “我這一輩子做好了一件事,培養了一批人,我也兌現了對學校、對國家的承諾,承擔了我這一代的國家責任,履行了歷史擔當,此生無憾。”郭光燦這樣評價自己。他現在還有一個愿望,就是希望量子計算機走出實驗室,開始工程化建設,最終走向產業化,被所有的國人用上。

  多年來,郭光燦帶領著團隊,在量子信息領域深耕細作,開拓創新,在量子保密通信、量子計算、量子糾纏網絡等領域做出了一系列國際一流水平的原始創新科研成果,同時也培養了一支具有開拓創新能力的研發隊伍。

  近年來,量子計算在全世界發展迅猛,但產業發展剛剛起步。“如果等待國內量子計算的相關技術發展起來,再去考慮產業化,將為時已晚。”郭光燦說,“我就不相信,不靠國外,我們在自己的土壤上培養不出量子計算的人才。”

  2017年,郭光燦與他的學生中科大郭國平教授聯合創立合肥本源量子計算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這是中國第一個致力于量子計算機全棧式開發、開創中國量子計算工程化先河的創業團隊。近年來,該公司研發出國內首個工程化超導量子計算機“本源悟源”、首款國產量子計算機操作系統“本源司南”,并與晶合科技共建國內首個量子芯片聯合實驗室。本源量子計算產業聯盟成立于2018年,成員企業(單位)涉及包括金融建模、海洋超算、輪船制造、傳感應用、人工智能、低溫制冷、生物科技、大數據等領域。根據不同行業的應用落地,該聯盟已分別建立了量子計算上下游生產制造聯盟、量子計算應用生態聯盟和量子計算科普教育聯盟。

  “為量子計算貢獻中國力量”,這也是本源量子——這個從中科大孵化出來的企業,一直以來都在堅持做的事情。這個小組從最早的4個人發展到現在一百多人。

  “實驗室里的技術再強大,再尖端,也只是發表一兩篇世界期刊的雜志。要從實驗室走向工程化,這個過程非常非常漫長,我們要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我希望本源的量子工程師們可以堅持做下去,我們作為科學家也會給予你們最大的支持。”郭光燦說,“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代又一代的量子行業的年輕人為量子信息貢獻自己的力量。對于他們(學生)來說,我是一棵大樹。中國有一句話叫做‘大樹底下不長草’,我不干涉他們,必須放手讓他們去沖,去闖。還有一句話叫‘大樹底下好乘涼’,我希望我是那棵可以乘涼的大樹,當他們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時來找我,我是他們的大樹。”

  發布日期:2021年8月18日

  來源:本源量子

污视频草莓视频-草莓视频黄板app黄在线观看-污软件草莓视频在哪下载